資訊十個小鮮肉,不敵當年一個蘇有朋
首頁資訊影視資訊十個小鮮肉,不敵當年一個蘇有朋

十個小鮮肉,不敵當年一個蘇有朋

注册支持
广告

文 | 季潔

編輯 | Anita

1988年夏夜,名為《電視新春爭霸戰》的節目收視慘淡,公開招募臨時主持人助理。

幾經選拔,他們破格錄用三個穿著中學校服的男生,為之取名“小虎隊”,裡面個頭最小的蘇有朋年僅15歲。

那一年,唱跳俱佳的男孩們彼此默契十足,全然不懼臺下聲色,大膽表現。

他們成為了九十年代影響力巨大的男子偶像天團。就連“小虎隊”三個字,也隨之成為那個時代最為亮眼的標誌之一。

作為國內的第一代偶像,他們承載了無數人的青春,更定義出了身為偶像的標準與意義。

小虎隊的時代看似走遠,實則烙印在大眾內心深處,愈久彌堅。

告別小虎隊後,蘇有朋開始獨自遠行。

他從歌唱舞臺跨越到演員的專屬舞臺上,不斷積攢實力,並在熒屏上留下頗多經典之作:

《小魚兒與花無缺》中儒雅的白衣公子花無缺;

《倚天屠龍記》中靠功夫逆襲的張無忌;

《還珠格格》裡為小燕子甘願放棄尊貴身份的五阿哥永琪;

《風聲》中被關牢獄、至死不屈的白小年……

他還低調居於幕後,電影《左耳》《嫌疑人X的獻身》等都是他執導的佳作。

還記得小虎隊成團那夜,他握著手裡的傳聲筒向臺下、向時代發聲:青春即無限。

那時蘇有朋就下定決心,前方未知的人生版圖,他要自己落筆書寫。

童年時的蘇有朋是個低調型學霸,書法、心算、電子琴等皆得心應手。

但因父母不和、爭吵不休,他常被冷落一旁。

蘇有朋的少年時光蒙著一層淡淡憂傷,他漸漸習慣獨來獨往。

青春期路過琴房,見老師在裡面教唱聲樂,他覺得調子有些老套,回家關上房門自己寫歌譜曲,自彈自唱。

後來蘇有朋在回憶錄《青春的場所》裡寫道:“音樂像是我的避風港。”

為攢錢買新琴,他外出兼職打工,而加入小虎隊是那個暑假給他的額外饋贈。

他們後來發行的光盤專輯幾度脫銷,其中《愛》《青蘋果樂園》銷量更是高達500萬。

他們火遍大江南北,所到之處必百花相簇,但他們內心保有清醒,並未迷失在空前未有的歡呼與掌聲中。

當時在校就讀的蘇有朋,以第一名次考進全臺灣第一的重點高中,又以優異成績進入臺灣大學。

家長都紛紛讓孩子向小虎隊學習。

1997年,“霹靂虎”吳奇隆到了服兵役的年齡,“小帥虎”陳志明說要封麥拍戲,那些唱著“把你的心、我的心串一串”的少年面臨長大後的別離。

這一年,“乖乖虎”蘇有朋決定休學出國深造,而這番行為不符合粉絲對他的期望,娛媒報紙說他不安分、折騰人生,甚至直接在報道時叫他“輸又碰”(當年嘲諷蘇有朋的稱號)。

蘇有朋決定揮別 “小虎隊”以往帶給他的輝煌,是因為他知曉——獨立遠行後的自帶光芒,更值得被欣賞。

從紅極一時到白紙一張,歸國的蘇有朋變成演藝界的入門小白。

質疑、奚落,面對現實的落差,蘇有朋並未沮喪,他堅信空杯狀態的自己只會不斷充盈。

1997年,《還珠格格》開始在全國範圍挑選演員。

瓊瑤對角色“永琪”的挑選極為苛刻,除了得學騎馬與剃兩年光頭外,還必須接受嚴苛的琴棋書畫的專業藝術訓練。

自小習得的才藝讓蘇有朋在眾多候選者裡脫穎而出,害怕演技拖後腿的他,對著鏡子一遍一遍地演。

《還珠格格》播出後風靡一時,成為全亞洲收視率第一的電視劇。

如今,蘇有朋在劇裡的表演依舊會被網友製成表情包,這些表情包無需添加文字,那繪聲繪色的表情就已獲“全場最佳”。

追完《還珠格格》後,意猶未盡的觀眾會去《情深深雨濛濛》裡看杜飛。

他在劇中常以出糗的方式登場,眼鏡碎了好幾遍;每次想送禮物給別人,卻總會出現千奇百怪的災難。

他也很有自知:“我姓杜,杜絕往來的杜,飛來橫禍的飛。”

連扮演依萍的趙薇都說:我若是如萍,肯定找杜飛當男朋友。

蘇有朋用一種輕喜的方式,成功地塑造了耳目一新的杜飛,打破了觀眾心目中的固有印象,他用演技帶給了觀眾歡樂,同時也征服了觀眾。

兩部電視劇接連爆火,讓觀眾認識了演員蘇有朋,開始不再叫他“乖乖虎”。

但也因角色太過深入人心,以至於無論是《刁蠻公主》還是《楊門虎將》,只要蘇有朋一出場,別人就只認得他是五阿哥和杜飛。

有次他去上《快樂大本營》,自侃總被“打回原形”。

身旁的何老師一語道破:“知道為什麼嗎?因為我們湖南衛視每年都會重播一次《還珠格格》。”

這兩部劇在很多人心中都是經典,但蘇有朋沒有忘記自己對演員演技的標準:“不被角色固定,活在戲裡面,觀眾看你坐在那裡,你就是那個人。”

在不斷地打磨演技之後,《還珠格格》播出後第12年,蘇有朋終於用電影《風聲》中的白小年顛覆大眾對他的固有認知。

劇中的白小年是敵軍司令的傲嬌男寵,習慣翹起花指,與蘇有朋以往飾演的角色相差很大。

得知蘇有朋努力爭取到這個邊緣角色,媒體第一時間跑去問他:你一個偶像為什麼要演這種角色?

蘇有朋坦言:“這是我一直在等的角色。”

為了這部戲,他自掏腰包跟專業老師學習了整整一年崑曲,這才有劇中渾然天成的演繹。

白小年的最後一場戲是受刑後被關在水牢,折磨致死。在拍攝時,為求真實,蘇有朋要求對戲的司令拿鞭子狠狠抽他。

演完後,他的耳朵嗡嗡作響,好久都聽不見任何聲音。

憑藉出彩的演繹,蘇有朋拿下第30屆百花獎最佳男配角的殊榮。

頒獎當夜,馮小剛點評時說道:“我以前認為他只能演青春偶像劇,抱歉,我想我錯了。”

自中學出道,蘇有朋的整個成長過程都曝光在大眾面前。

這一路上充斥著無數不看好的言語,這份奔馳多時終被看到的喜悅再無法壓抑,得到專業導演認可的蘇有朋站在領獎臺前,紅了眼眶。

他終於有底氣自稱是一名實力演員。

2014年,蘇有朋41歲,無數人好奇他為什麼好像吃了“防腐劑”似的。

明明屢經蛻變,卻又仍在青春中央。

患有“廚房恐懼症”的他跟隨趙薇加入綜藝《中餐廳》。

有一期節目邀請來“皇阿瑪”張鐵林,他一進屋就問蘇有朋:“你是不是整形了。”

蘇有朋哭笑不得:“可以去看看第一集,我的臉是什麼樣子的。”

看到這裡觀眾忽然明白,也許張鐵林說的“整形”看似在說他的臉,實際是稱讚他整個人依然洋溢出那種青春輕盈的狀態。

蘇有朋會讓人感覺不到他的年紀,他像是一個靈魂住著男孩的成熟男人。

執筆青春文學的饒雪漫還特地帶著作品《左耳》去找他,希望他將裡面少男少女的校園生活拍成電影。

後來,《左耳》的製片人孫永煥對記者說:“從來沒見過一個導演能在片場把所有角色的臺詞都背下來。”

他陪那個左耳聽不見的乖女孩學會正視心中的小叛逆,也欣賞著馬思純展現出吧啦的桀驁不馴。

拍攝過程中,馬思純因上鏡顯胖卻無法立馬減下來,片場多次道歉自責。

蘇有朋會給她時間緩解壓力,告訴她只要演技到位,換個拍攝角度大家都能一樣瘦。

《左耳》上映後票房4.84億,直接入圍臺灣第52屆金馬獎。

這樣的成績並未讓蘇有朋飄飄然,他依舊在路上,正如他說:“我依舊在奔跑,只是換了條跑道。”

《創造營2019》是年輕人的舞臺,蘇有朋受邀出席節目。為排好一支舞,他練了不下3個月。

看著為參加節目減重8公斤的蘇有朋,旁人勸他:只是當監督的班主任,為何要像剛出道的新人般一板一眼地練?

他說他的動力源於20歲時的幹勁依舊,“我還是忠於自我。”

說話時,他略帶紋路的眼眸沒有絲毫世俗的老成,反而星光於眸、始終乾淨敞亮 。

蘇有朋在節目裡與學員們一起抹汗揮淚,曾經的花樣年華浮現在眼簾,他一直在等待那兩個男孩的歸來。

直面鏡頭的蘇有朋,慢慢開了口:“我們該約吃飯了。”

這年的吳奇隆48歲,替父還債、離婚受挫,一路披荊斬棘的他最終迎來幸福;

48歲的陳志朋不懼別人說他“異類”,學崑曲、低調發唱片,承認過氣的他依舊堅持追光。

距離成團30年之久,那支大喊“我們是小虎隊!絕不接受壞人的離間!”的稚氣熱血又中二的少年們始終不畏歲月蹉跎,現如今都在各自的領域閃閃發光。

“小虎”變成了“老虎”,什麼都變了,又彷彿沒人能將他們改變。

想唱就唱,盡情搖擺,他們“營業”不是為了工作,只為展現更好的自己。

或許正因初心足夠簡單純粹,又能始終懷揣於心,才顯得彌足珍貴與美好。

何老師曾說:“大家會永遠記得小虎隊的名字,因為那是一個無法忘記的追星時代。”

作為中國偶像男團的鼻祖成員,蘇有朋書寫了偶像身上該有的英雄主義 :

拒絕人生路上唾手可得的輕鬆、不馳於一夜綻放的虛聲,敢於歸零,勇追心中所往、逆流向上。

後來參加訪談節目,主持人在節目最後問蘇有朋:如果有機會遇見十五歲的蘇有朋,想跟他聊點什麼?

他想了想說:“美夢成真的感覺的確很吸引人,但那只是,故事的開始。”

資料來源:

1. 《非常靜距離:蘇有朋專訪》

2. 《臺灣MVP青春記事簿:蘇有朋專訪》

3. 《中視新聞:蘇有朋專訪》

4. 《三聯生活週刊|蘇有朋:45歲,還在拼》

5. 《齊魯晚報|蘇有朋:46歲的少年感,是自己給自己的》

6. 《南方日報|小虎隊:穿過我青春所有的日子》

7.《康熙來了:蘇有朋專訪》

作者:季潔,讀者人物簽約作者,堅信簡單的美好。

圖片來源網絡,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。本文內容僅代表原作者觀點,與本平臺無關。

本文由123KUBO整理 ©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
上一篇
六一國產電影票房冠軍!!點映4小時破1000萬!!!
下一篇
電影《詩人》首映禮宋佳朱亞文甜蜜再搭檔,感謝劉浩導演延續緣分

評論

共 0 條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