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訊甜寵劇扎堆而來,要如何贏得觀眾青睞
首頁資訊影視資訊甜寵劇扎堆而來,要如何贏得觀眾青睞

甜寵劇扎堆而來,要如何贏得觀眾青睞

注册支持
广告

甜寵劇一向是電視劇領域熱火的類型,據不完全統計,2021年已播的甜寵劇近30部,包括引發追劇熱潮的《你的時代,我的時代》《我的小確幸》《良辰美景好時光》等等,以及正在熱播的《月光變奏曲》《一不小心撿到愛》。同時,未播先火的《你是我的榮耀》《餘生請多指教》《滿月之下請相愛》也排入待播區。可以說甜寵劇已經成為各大平臺緊俏題材,並且數量和類型也還在持續不斷擴大中。

究其原因,還是因為甜寵劇投資小、回報率高,又深受女性觀眾的喜愛。這股“甜蜜旋風”並非是現在才颳起的,作為傳統浪漫愛情喜劇的衍生類型,“甜寵”元素一直存在。在《杉杉來了》《微微一笑很傾城》等言情劇打破“虐戀模式”,引來收視狂潮後,“甜寵”之風就開始逐漸興起。

如今,隨著網絡劇集體量的越發壯大,甜寵劇逐漸成為劇集市場的新寵,深受各大播出平臺及製作公司青睞, 據悉,2016年四家視頻平臺全年上線的甜寵網劇僅有10部,佔比為6%,到了2019全年的甜寵網劇數量愛優騰芒的甜寵劇就到達了90部,相較2016年漲幅高達800%。

在類型劇扎堆的情況下,甜寵劇要如何突出重圍贏得觀眾的青睞呢?

合理化的人物構建和真實情感,才能收割少女心

儘管許多人喜歡把甜寵劇當作一種類型,視頻平臺在提到垂直細分時,也常常把“甜寵劇”拿出來舉例,其實甜寵只是一種元素,就像警匪電影裡有動作元素一樣。在甜寵劇這個概念出現之前,很多劇就已經有甜寵元素了。”

以往成績出色的甜寵劇,也大多具有一個核心概念。如之前華策影視出品的《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》,核心概念是經典的“學霸和學渣之間不可能的愛情”。當然隨著甜寵劇的進步,角色配備也有進化到《百歲之好一言為定》中這樣“學霸與學霸之間戀愛”的人物關係,但追本溯源,核心概念一定要好。

以前的小甜劇,“男強女弱”的概念總是非常明顯,男主角大都是完美無瑕的“超人”,能幫女主角解決所有問題,在感情關係中更是佔據絕對的主導地位;相對應的,女主則大多都是單純善良的“傻白甜”,幹啥啥不行,還經常被人陷害。隨著觀眾女性意識的日益覺醒,在女強人及獨立女性受歡迎的當下,小甜劇也隨著市場在進化,傻白甜女主也擺脫了“蠢”字,將“傻”的概念僅停留在“單純”,在職場劇中也能得到主流女性觀眾的認可,而“霸道總裁”也開始學著脫“油”接地氣,並不再是完美綜合體了,有了一些人性化的小缺陷。

比如近期愛奇藝播出的《月光變奏曲》中,虞書欣飾演的編輯初月就是如此,雖然看上去很傻白甜,可是工作上絕不含糊。作為雜誌社小說編輯,她自身有著深厚的小說儲備量,也非常清楚每個作者的作品風格,遇事兒從不哭哭啼啼而是想辦法解決事情,這樣的女主讓觀眾人看了就十分喜愛。男主晝川看似是哥帥氣的天才作家,在傲氣的外面下是一顆不問世事的直男體質,對於一個過於自信且不太喜歡社交的人,不會表達、容易害羞這些隱藏的性格缺點也是經得起推敲的。

這種情況在隔壁的《一不小心撿到愛》的男主身上也有,男主不僅不知道怎麼使用微波爐,害怕蟑螂,還在便利店撞翻啤酒,這些頗具喜感的細節弱化了男性角色的優秀特質,將男主拉回平凡世界,拉近了“霸總”與觀眾之間的距離。當霸道總裁不再油膩,反而有幾分小可愛,灰姑娘不再傻白甜,反而有幾分率真時,這些較為生活化的人物設定,已然打破了觀眾對“霸道總裁”和“灰姑娘”舊有的刻板印象,讓人物更加生活化、合理化,也貼近了與觀眾之間的距離。

除此之外,拍甜寵劇的另一個重點是,故事要具備真實的情感基礎。因為甜寵劇的受眾往往是年輕女性觀眾,許多創作者喜歡寫偏離現實的偶像化橋段,稍不留意就會顯得很假。比如相遇橋段可以狗血,但在一起一定要有合乎常理的故事邏輯,不能莫名其妙在一起,兩人之間也不再是救與被救的關係,而是攜手共建家園的同行者,比如,《良辰美景好時光》中,女主雖然是個明星,但男主也是一個有著眾多粉絲隱藏的遊戲高手,比如《你是我的城池營壘》中,邢克壘和米佧,一個刑警一個醫生,兩人專注搞事業的同時,不忘撒撒糖。如今的觀眾們早已看膩了主角中弱的一方做事令人著急的劇情,“勢均力敵”的設定才是觀眾喜愛的類型,也才能讓故事貼近現實,經得起推敲。

不過,在“勢均力敵”的設定中,可能因為男女主都強會面臨糖分不夠的問題,這時一些創作者就開始了“工業糖精”的加工之路,找不到合理化的事件延續劇情,就直接用工業糖精強行提純。比如,《清落》中,男女主第一次見面,當兩人躲在密室裡差點暴露身份時,男主便直接強吻女主,隨後,男主便因為女主單純不做作,死心塌地的愛上女主。這種無腦的邏輯,不僅讓觀眾讓不住想要摳腳趾,還讓故事變得奇奇怪怪。

相反,《月光變奏曲》中,初禮與晝川還沒在一起時,兩人對彼此的關心都是暗戳戳的,那種雙向暗戀,明晃晃中又透著一絲曖昧關係的場景,戰線拉得越長越讓人上頭。還有《你是我的城池營壘》中,邢克壘和米佧在相處時,既有見面時不知所措的神情,飯桌上被戳穿曖昧的害羞,也有在震區救災時,悄悄說一聲保重後馬上投入各自工作的剋制,這種在細水長流的思念中,詮釋了他們為何能走到一起相愛的原因,這種“甜”才是觀眾磕得動的真正原因。

觀眾早已自帶“鑑糖”體質,不刻意的“為甜而甜”反而能出新意

雖說甜寵劇已經隨著市場的變化逐漸在劇情、人物上合理化,但大量雷同的情節還是小甜劇進入到了一個瓶頸期階段。一方面,各種“甜寵套路”的同質化累積導致觀眾審美疲勞,層出不窮的花式撩法,越發強化的主角光環,以及逐漸固化的瑪麗蘇、傑克蘇的劇情模式,都將不斷推動觀眾達到審美飽和。另一方面,“一切圍繞愛情打轉”的故事設定和逐漸傾向低齡化的劇情設置,讓甜寵劇虛有其表而缺乏一定思想高度。

這也導致了甜寵劇口碑的整體偏低,目前尚未有一部主打甜寵元素的網絡劇豆瓣評分超過9分,如何突破創新的瓶頸,是行業人目前需要思考的問題。在目前公佈的待播甜寵劇中,並未出現出較為搶眼的故事內容。即便《烏鴉小姐與蜥蜴先生》這樣帶有奇幻色彩,題材新穎的小甜劇也並未引起太大的水花。

不過,近期騰訊熱播的懸疑甜寵劇《御賜小仵作》,或許能為甜寵劇創新打開不一樣的新思路。這部“無流量、無宣發、低經費”的古裝探案小甜劇,靠觀眾“自來水”安利,硬是衝到豆瓣8.4高分。《御賜小仵作》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小甜劇,它是以探案為主,甜寵為輔,劇中角色們工作第一、戀愛第二,大唐公務員敬業人設從始至終都屹立不倒,然而探案途中,男女主們不自覺流露出的曖昧又讓人忍不住說上一句“嗑到了”。《小仵作》雖甜,糖卻發得十分克制,發乎情、止乎禮的互動讓主角人設更合乎故事背景,也讓人“嗑”得坦坦蕩蕩、清清爽爽。

經過連續幾年的“甜寵洗禮”,互聯網觀眾們早已練就一身“鑑糖”本領。回顧過去幾年扎堆出現的甜寵劇,為了發糖人設崩塌、邏輯崩壞的情況不在少數,這種不刻意的“為甜而甜”,反倒讓觀眾覺得很好磕。

不管怎樣,隨著甜寵劇數量越來越多,深耕質量才能推動小甜劇的發展,如今的甜寵劇需要的是“有趣的皮囊和深度的靈魂”,而不是一堆發糖的工具人,唯有以精品化方向進行打造,生產出甜而不膩的高品質甜劇,才能讓類型劇更好的穩健發展下去。

本文由123KUBO整理 ©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
上一篇
楊穎宋雨琦被“鬧翻”後,空降直播間互動,贊楊穎比自己媽媽好
下一篇
熱巴楊洋新劇再曝路透!坐客廳像極新婚夫妻,熱巴的表情卻成焦點

評論

共 0 條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