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訊德雲敢死隊兩任隊長:張雲雷大難不死有後福,三哥卻失去兩位搭檔
首頁資訊影視資訊德雲敢死隊兩任隊長:張雲雷大難不死有後福,三哥卻失去兩位搭檔

德雲敢死隊兩任隊長:張雲雷大難不死有後福,三哥卻失去兩位搭檔

注册支持
广告

深八【德雲社】第6彈來了!

今天,影小妹要和大家深八的是“德雲敢死隊”的兩任隊長——張雲雷和孔雲龍。

1月中旬,張雲雷做了腿部矯正手術,因此缺席了2020年德雲社的封箱演出。

手術完成後,張雲雷第一時間和粉絲們報了平安。

2月4日,他透露“拆完藥線感覺舒服多了”,前兩天又感慨“頭髮長得能梳辮子了”。

去年這個時候,張雲雷也做了手術,取出了許多身體裡的鋼釘,看得大家觸目驚心。

今天,影小妹就來和大家深入聊聊:

張雲雷是如何取代孔雲龍、成為新一任“德雲敢死隊”隊長的?

德雲社從上到下這些年又是如何拿他們倆的悲慘遭遇砸掛的?

開胸的時候已經宣佈死亡

2016年8月22日,張雲雷在南京結束演出,去南京南站送人,當時喝醉了酒。

張雲雷回憶說:“不小心踩空了,從十餘米的送客平臺嘰裡咕嚕就掉了下來……”

這一摔,張雲雷差點就沒命了,“開胸的時候,已經宣佈死亡了。那個主任說,孩子還這麼小,再試最後一次,不行的話再把家屬叫來簽字再宣佈死亡,再試試吧……一試我活了!”

張雲雷感激醫生創造了奇蹟,“我的五臟六腑已經移位了,把膈肌給撞了,連腸子再胃都跑這兒來了”,張雲雷比劃到嗓子眼,“先把五臟六腑復原,再修復,這是救我命的人啊!”

雖然保住了性命,但是張雲雷的身上多處粉碎性骨折,“腳後跟是空的,摔爆了!片子上就剩5個腳趾,沒有腳後跟。人家說我拼不起來,摔得太碎了!那我不就完了嗎?我不就殘廢了嗎?在第三回手術裡,把我的右腳拉開了,醫生一片兒一片兒一片兒給我拼上了。”

張雲雷的骨盆也受到重創,後來醫生和他說:“就別的不提,一個骨盆就能要了你的命,人的骨盆一摔斷了,血馬上就衝到腹腔裡來,等不到救護車來,等不到送醫院。但是你腹腔打開一點血沒有,你這個很神奇,我們誰都解釋不了。”

郭德綱一句話說哭張雲雷

全身多處粉碎性骨折,9根左肋骨骨折,胳膊粉碎性骨折,胯骨和骨盆嚴重創傷……

很疼很絕望,但張雲雷沒有哭,只在見到郭德綱之後落了一次淚。郭德綱是他姐夫,也是他師父,一日為師終身為父,張雲雷說:“爸爸,完了,我可能要告別舞臺了。”

郭德綱的一句話讓張雲雷“心都化了”,郭德綱說:“你放心,你實在是站不起來,你癱了,坐輪椅了,我教你說評書,你坐著我也要你上臺,有我在就什麼都不叫事兒。”

之後每次回憶起這句話,感性的張雲雷都會淚流滿面。

在郭德綱的鼓勵下,張雲雷的恢復也創造了奇蹟:“姐夫一句話給了我信心,我15天就出了ICU,所以這個病完全就靠一個心情,你心情好了,你的病好的就快。”

身上帶著100多根鋼釘,心中帶著起死回生的欣幸,張雲雷不光站了起來、迴歸了舞臺,還火成了相聲圈的頂流,實在令人感慨冥冥之中自有定數。

能夠有如今的成績,張雲雷始終心存感恩。他曾在演出時哭著對觀眾說:“我再堅強也是個人,有的時候也很累,但是有你們在,有師父在,我什麼都不怕。”

孔雲龍的藝術特點是結實

在張雲雷去鬼門關走一遭之前,“德雲敢死隊”隊長原本是三哥孔雲龍。

郭德綱有多不放心孔雲龍?他介紹徒弟們的時候是這樣說的:“小嶽現在越來越火、越來越紅,燒餅也越來越懂事了,孩子們都挺好……孔雲龍這一年也沒有出任何的意外。”

于謙連忙來了句“別說嘴”,生怕給孔雲龍又招來什麼厄運。

孔雲龍的第一次劫難是因為偷騎郭德綱的摩托車。

郭德綱鬱悶地說:“開摩托車撞到夏利上,他竟然把那夏利車撞報廢!”而且夏利車停在那兒沒動,“人家夏利車都沒敢找他,你琢磨琢磨就知道這個人都撞成什麼樣了。”

孔雲龍昏迷了30多天,醒來還失憶了,雖然後來恢復了記憶,但捧哏欒雲平已經去和高峰搭檔了。

又有一次大年三十晚上,孔雲龍和燒餅去放煙花,那煙花跟桌子一樣大,得兩個人同時點。

郭德綱心有餘悸地說:“孔雲龍點著了,探頭去看燒餅:你那個怎麼樣了?就看見那花把這孩子打起來,騰!起來了!打臉上崩起來了,翻一跟頭!大年三十夜裡邊,我們弄他去醫院看眼睛,血肉模糊,頭髮全沒了,臉上都黑了,就到這地步。”

當時師孃王惠安慰孔雲龍:“兒子,沒事,大不了師孃再把大鼓拾起來,你就給師孃彈弦,師孃養你一輩子。”郭德綱的妻子王惠曾經是京韻大鼓演員。

幸運的是,孔雲龍這次也恢復了,但他的捧哏閻鶴祥去和郭麒麟搭檔了。

孔雲龍身上的倒黴事件還不只以上兩樁,上樓梯的時候把腿摔斷了,騎自行車的時候把鼻樑撞斷了……

郭德綱介紹孔雲龍這個徒弟的時候說:“這孩子藝術特點就是結實。”

德雲社樂於拿他們倆砸掛

這些年,整個德雲社都在拿張雲雷和孔雲龍的遭遇砸掛。

燒餅曾在相聲裡說,小時候他和孔雲龍、郭麒麟最愛放炮,他們是愛放鞭炮的好朋友,但是後來“孔雲龍放炮被崩了”,曹鶴陽在一旁嘆氣“別提三哥這事了”。

張雲雷被cue的次數就更多了,師父郭德綱帶頭拿他砸掛!

2017年演出時,郭德綱曾說:“張雲雷是我徒弟裡膽子最大的,打上面掉下去了,十多米啊!送到醫院大夫直嘬牙花子,他在這個床,那個床是踩凳子擦玻璃摔死的。這就是命,不到一米摔死了,十多米,大夫拿改錐夾剪又給他攢上了。”

郭德綱滔滔不絕地說:“連澳大利亞人都問我,你們那兒有一個跳高選手?紅的代價大了一點,不可複製。現在恢復得差不多,估計再有些日子就能繼續跳去了。”

張雲雷也曾在《歡樂喜劇人》的舞臺上拿自己做梗:“還好,傷得不是特別重,胳膊有點粉碎性骨折,骨盆胯骨粉碎性骨折,腿粉碎性骨折,腳粉碎性骨折……”

捧哏楊九郎直接把包袱抖響了:“各位您瞧了嗎?整個一個人渣!”

張鶴倫還曾在臺上改編了小曲: “二呀麼更兒裡,月裡影兒照花臺,張雲雷在南京,嘰裡咕嚕滾下來呦,醫生和護士們全都嚇壞,手拿著針和線,急急忙忙縫起來。”

郭德綱和張雲雷說相聲的時候,唱得更嗨:“縫上了左邊腮,右腿也縫起來,用麻繩捆大胯拴上了你的膝蓋……”張雲雷也很配合地做著表情和動作。

交情是從小的災難是相同的

郭德綱的徒弟們按照“雲鶴九霄、龍騰四海”給字,雲字科是最早跟隨郭德綱的徒弟。

下圖中的郭德綱和于謙還很年輕,坐著的徒弟是燒餅,站著的是岳雲鵬。

在德雲社今年1月最新修訂的家譜中,雲字科登記在冊的共有13人:張雲雷,欒雲平,孔雲龍,於雲霆,朱雲峰(燒餅),岳雲鵬,寧雲祥,李雲傑,李雲天,陶雲聖(陶陽),張雲潘,於雲田,趙雲俠。

別看張雲雷現在是大師兄了,當年他因為“倒倉”離開德雲社後過得非常落魄,甚至吃不飽飯,情急之下回德雲社找6年沒見過面的孔雲龍借錢,孔雲龍身上沒帶錢,就讓搭檔閻鶴祥給了張雲雷100塊錢。

孔雲龍把張雲雷的境況告訴師孃王惠,王惠找到表弟張雲雷,看他身上的衣服鞋子都是破的,當場給了他1萬塊錢,後來張雲雷迴歸德雲社。

前兩年,張雲雷曾經和孔雲龍同臺,調侃兩人的悲慘遭遇。

張雲雷:我和我三哥的交情是從小的。

孔雲龍:災難也是相同的。

張雲雷:三哥、燒餅、小嶽嶽,我們是一起長起來的。我最喜歡我三哥,三哥總幫我打架。

孔雲龍:我一直想問你:是跳下來疼?還是騎摩托車撞夏利疼呢?大難不死必有後福!

雖然都曾遭過大難,但張雲雷和孔雲龍的星途卻不相同——張雲雷大紅大紫後屢受非議;孔雲龍接連失去兩位優秀捧哏,如今雖是三隊隊長,卻錯過了成名的時機。真·時也命也運也啊!

本文由“獨家影視”作者“雲影”原創,未經作者授權同意,任何其他平臺號不得轉載本文,違者追究法律責任。歡迎各位訂閱“獨家影視”,感謝大家支持!

本文由123KUBO整理 ©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
上一篇
孫儷新劇《安家》首播!被惡意打一星吐槽演技,開播兩集信息量大
下一篇
“新版”《慶餘年》來襲?孫紅雷演陳萍萍,範若若由楊紫出演

評論

共 0 條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