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訊霍廷霄:我相信《柳青》能在中國影史上留一筆
首頁資訊影視資訊霍廷霄:我相信《柳青》能在中國影史上留一筆

霍廷霄:我相信《柳青》能在中國影史上留一筆

ag動漫
广告

因為田波導演是我的老鄉,小兄弟,也是我的學生。他這一路跟我也大概有十多年了,他西安美院畢業後就來北京跟我幹美術助理、副美術。他是學畫畫的,也非常熱愛電影。我就安排他在張藝謀導演的《黃金甲》劇組和袁和平導演的武俠大片《蘇乞兒》的劇組裡幹現場美術,後來推薦他到電影《白鹿原》劇組做紀錄片《將令》的導演,這樣他就可以在片場體會學習名導們是怎麼拍電影,他很認真,也很痴迷,自學並研究了許多國外的優秀電影。不到三十歲他就獨立導演了幾部陝北題材的紀錄長片,他深入農村生活了六年,和老百姓同吃同住在一起,這個很難得,在這個浮躁的社會,一個年青人能沉下心到農村去拍攝紀錄片,把鏡頭對準自己熟悉的生活,關注百姓的疾苦,反映現實問題,《佛陀墕》和《走馬水》就很出色。這為他轉型做故事片導演積累了許多有價值的東西。

六年前他參加了電影頻道舉辦的“中國影響力”十強青年導演選拔賽,張藝謀成龍王蒙胡玫他成功晉級了,獲得一百萬的獎金,他把這錢全用在了一個故事短片的創作上,自編自導了一部30分鐘的劇情短片,他請我做藝術總監,我作為老師盡我的一些力量支持他的創作。他有過這麼一次執導故事片的嘗試後,就開始籌備一個長片院線電影。記得四年前吧,我印象特別深,田波和苗霞到電影學院美術系的辦公室來找我,說要拍攝一部大電影《柳青》,請我做藝術總監支持他的創作。我很欣賞他們這種進取心,我是又高興又擔憂,高興的是田波敢於挑戰長片院線電影,而且柳青也是我們陝北人,是一位寫農村的偉大的現實主義作家,題材不錯。令我擔憂的是這個電影未來的市場是個問題,關鍵柳青這個人物對於八零後九零後這代人基本是陌生的。而且作家傳記類電影在國內基本是空白,還沒有叫好又叫座的電影,當時我就給他們一些意見,告訴他們首先是一劇之本,人物傳記類型是電影類型裡最難寫的,也難拍,柳青一生也沒有轟轟烈烈的大事紀,他所處的那段歷史基本都是禁區,他又是黨員幹部,要拍好這個人物難度相當大,我告訴田導要慎重抉擇。田導也是非常執著,他是迎難而上。他們在沒籌到資金的情況下,自己調研,親自寫劇本,田導多次來我家,反覆給我講柳青這個人的各種感人事蹟,讚美柳青的偉大人格,他倆是鐵了心要拍這部電影,我被他們的那股精神所感動,也被柳青先生的那種樸素的人文情懷和文人風骨打動,弘揚柳青的精神,我義不容辭參與這部電影的創作。

 


《柳青》這個電影創作實際難度非常大,無論對於製片人王苗霞的籌資難度,還是田導初次導演掌控這部大製作,還是對於我們從業這麼多年的電影人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。這也是我第一次做電影的監製工作,對我也是一個挑戰,既然我們決定要拍《柳青》,我們就要把它拍好。從劇本立項和主創選擇,主場景的設計,影片的風格探討,我就和田導密切的交流探討許多次。我們找了文學界的幾位專家和柳青的女兒劉可風給我們做文學顧問,深入探討哪些內容是能表現的,那些內容是不可靠的。我們找來著名電影編劇蘆葦做我們的編劇指導,給劇本提意見,打磨劇本。我把我多年的資源拿出來支持這個電影,為此我們請的都是國內頂級的主創,我請來著名攝影指導孫明老師做攝影指導,影帝成泰燊扮演柳青,剪輯協會會長周新霞老師做剪輯顧問,著名作曲家程池老師作曲,李金輝老師做視效總監,王長銳做聲音總監。這些傑出的電影人都喜愛這個題材,也都加入到這個劇組,對娛樂商業環境下敢於拍這麼一部純粹的,有思想的非商業性的電影而感動,集結這麼一個強大的主創班子目的就是把這部電影拍成功。我作為藝術總監,從人物造型和場景設計,對關中鄉土文化的展現,視覺美學上的一次突破,把秦嶺腳下的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詩意地表達,寫實和寫意相結合,這也是我們在美學上的一次突破和探索。我覺得田波導演也是美術出身,我們在影片色彩上,畫面上都有所追求,尤其是五六十年代陝西關中的鄉土美和時代感刻畫出來,觀眾朋友走進影院會感受到我們的匠心。

 


我們在視覺造型上追求真實樸素,厚重又不失詩意的影像風格。這一點我和田波導演認知上是一致的。我們力求在大銀幕上還原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關中農村的鄉土氣息,一種詩意的鄉土美,像古典油畫。不是說一拍農村,視覺上就是破破爛爛的景象,雖然電影《白鹿原》和《柳青》都發生在上世紀的關中農村,但這次我們還是從新提煉出陝西關中鄉村文化的其他風格樣式,柳青生活在秦嶺腳下的神禾原,背景是大秦嶺,雲霧繚繞,巍峨壯觀,塬下是十里蛤蟆灘稻地,有田園風光的大氣象。但我們依然會在我設計的白鹿原影視基地取景戲臺和祠堂,這是關中的一個建築特點,村村有戲臺唱秦腔,這是傳統文化的一個縮影,但和電影《白鹿原》視覺造型完全不同,解放後皇甫村當時很貧窮,但是它有厚重文化的積澱,包括我們的主場景中宮寺的設計和搭建,中宮寺按真實歷史記載可能沒有這麼大的氣魄和規模,那麼二進院廟裡的殘留壁畫,神獸殘碑,作為影像它是一個傳統文化的隱喻,我們就是把這些禪宗文化,民俗文化都融合在這個廟宇裡,你想作家柳青舉家住在廢棄的破廟裡,生活了十四年,他的性格特徵和生活方式本身就很另類,他和環境的關係,和時代的關係,和農民的關係,他的那種質樸的生活,很接地氣,他的理想主義情懷最大程度通過環境烘托出來。包括廣袤無際的神禾塬上我們矗立的那些石人石馬造像,我們陝西是十三朝古都,遺留下許多歷史遺蹟,這些有地域文化特色的符號在我們這個電影裡頭傳達出來,襯托出作家柳青的一些個性特點和環境特徵,比如我們會適當的表現一些關中民俗的東西,有剪紙,秧歌,社火,踩高蹺,面花,油潑扯麵等。這個電影的另一個視覺特色就是圍繞幾個不同運動展開的,我們把每個運動的典型特徵展示出來,比如電影裡涉及到農業合作化運動的互助組、初級社、高級社、大躍進、四清、文革。我們少而精的把這幾個時代的背景給展示出來,無論服裝和場景道具和人物造型,我們力圖在視覺造型上真實再現那種歷史的真實和藝術的真實。

 


西方的人物傳記包括《巴頓將軍》《甘地傳》《莫扎特》等,他們都有轟轟烈烈的大事件,廣為流傳的精彩故事,影響深遠,但是柳青他沒有這樣大的事件,他最大的魅力就是說真話,敢於說真話,憑良心寫作,並且長期紮根在農民中間,為他們寫書。我們面對的最糾結的問題就是柳青沒有對手,不是具體的某個人,那麼就缺少戲劇性的矛盾衝突,最大的衝突就是這個知識分子在不同的運動中,表現出來的獨立思考,柳青有他的一些高屋建瓴的看法,他的痛苦是他的信仰和現實之間的糾葛,他怎麼寫?這個很考驗他的人性,他又是共產黨員,老革命,他就說:“我不能說假話,說了就不是我柳青了。”所以田導在劇本上下了很大的功夫,修改了十多稿劇本都不滿意,真的很難。尤其在當下如何表達這塊歷史?電影裡沒有又不真實,也要考慮審查問題,有了這些運動能彰顯人物性格特徵,加強戲劇衝突,沒有的話沒衝突又不好看。我就給田波導演說,咱電影主要還是表現人性,你把人性刻畫好了,把柳青的精神表達出來電影就好看。我們不說四個運動的對與錯,不去評說,客觀的呈現出來就可以了,不渲染,不評論,堅持實事求是。尤其在當下社會,說這些運動實際大家都知道很敏感,田導也知道這一點,我們和蘆葦老師和製片人王苗霞也達成共識,就是不迴避那四個運動,主要拍背景前面的這些人,他們的抉擇和思考,柳青在困境中如何突圍,如何堅守良知的,因為柳青離開這段歷史就不成立,那些運動都當成柳青行動和為人民服務的背景來藝術化處理,這些意見田波導演也很好的吸收了,並且把握的也很好,點到為止,留有空白,給觀眾一個想象的空間,我覺得這也是一個獨特的藝術創造。

 


我覺得這部電影是很難拍的一部電影,蘆葦老師說就是第五代那幾位導演來拍也夠他們喝幾壺的。首先電影是一個集體創作的結晶,電影是導演的藝術。田波導演作為這部電影的統帥,首次執導一部複雜的歷史長片,率領三四百人的團隊合作,如期的完成了拍攝,無論編劇導演表演攝影調度,他整體把控的很好,比我想象的還要好,他盡心盡力,獨具匠心,有自己的獨立思考,這個艱難的創作過程中,田波充滿激情,非常勇敢,劇本也是自己寫的,找了許多文學顧問和黨史專家給自己把關,他的創作很嚴謹,敬畏電影。現場有什麼突發問題他能隨機應變,根據實際情況能及時調整劇本,這得益於他功課做的很充分。在這個過程當然也經歷了許多磨難和坎坷,有些困難完全能夭折這部電影,但不管別人怎麼懷疑他、打擊他,他和製片人王苗霞都始終如一,不忘初心,堅強地扛下來了,這很不簡單。他們是真正踐行了柳青精神,用柳青精神拍的這部電影。田波導演也很強勢,對細節要求也高,畢竟缺乏一些經驗,也走了些彎路,浪費了時間,但大家還是很尊重他的創作。剛開始一週他和各部們合作比較澀,畢竟這個團隊他以往都沒合作過,相互磨合了一週後,他就瞭解大家的工作方法,自然而然就進入一個最佳的狀態,自如的調動各部門的力量完成了這部電影的拍攝。在停機十天的情況下,他依然能在有限的時間裡搶出十天的拍攝量,最終如期的完成了拍攝,無論是體力和能力都發揮到了極致。我發現他很愛護演員,對農民群眾也很愛護,這很難得,他追求無表演痕跡,他能較好的激發演員的表演狀態和節奏,尤其擅長調教非職業演員,那些農民演的相當出色,他拿不準的能虛心和主創交流探討,聽取他們的意見。他第一次執導大電影,這次創作歷時六年時間,對任何人都是一場考驗,對他來說也積累了許多寶貴的經驗和教訓,將來就少走許多彎路。我想田波導演這次執導電影《柳青》也許是他最好的一部,也可能是探索的一部電影,我想這部良心電影一定能給觀眾一個滿意的答卷,我堅信這一點, 我也相信我們這部電影是一部上好的作品,能在中國電影史上留有一筆吧。

 


真正走進柳青後,才發現這個人看上去很平凡實際很偉大,平常人很難做到他那種極致。我覺得柳青先生最大的優點就是他堅持真理,不欺騙讀者,精益求精,他最重要的人格魅力就是熱愛人民,為人民道義擔當,堅持實事求是,不做違背良心的事。柳青在那個時期為了文學理想,能做到長期深入農民群眾的生活,貼近人民群眾,因為太多文化人和官僚是瞧不起農民的,不屑和他們在一起,也不屑於寫他們,但柳青對農民的命運有自己的思考,他不僅是去寫小說,他還在皇甫村體會到了老百姓的疾苦,發些問題,積極解決問題,他為當地農民辦了許多好事,一個做人最起碼的道德,他都做到了,尤其在家破人亡的處境下,自己病重,面臨著《創業史》寫不完的情況,他拿出寶貴的時間,為陝北人民的疾苦代言,給中央寫《建議改變陝北土地經營計劃》,這很偉大,超越了一個作家的範疇,這就是一個知識分子的良心體現。作為共產黨他做了他應該做的,能做的,他問心無愧。我覺得我們作為一箇中國人,我作為一名黨員,我們都應該去學習柳青精神。所以希望我們的這部電影能得到廣大青年的喜愛,我堅信觀眾只要看過這部電影,也一定會被柳青的人文精神所震撼,能從柳青身上得到人生的重要啟示,不管你是哪個行業,都能在這部電影裡汲取到巨大能量,這個東西超越時代,這是我們電影《柳青》的精髓所在。

本文由123KUBO整理 ©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
上一篇
仙境之夜嘉賓:羅一舟現身,王子異最受關注,而她口碑下滑嚴重
下一篇
網絡視聽國際傳播論壇 媒體講好中國故事成共識

評論

共 0 條評論